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日里的稀稀落落地几朵乌云,到了傍晚时分却急速膨胀得好似一片动荡的汪洋,即黑且厚、笼罩了大半个天幕,电闪雷鸣不时在其中交替。

  更糟糕的是,平原之上开始刮起了一股狂烈的风,吹得人衣袂翻飞,掀起一块块碎裂的黄土、草屑。

  整个队伍蓦然停止了行进,人们都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至极,孩子们小脸苍白,不再调皮地乱动,只是沉默而害怕地紧紧攥住母亲的手臂。

  驮着物资的黄牛,开始不安分地吐着气,显得有些暴躁起来。

  “快,大家赶紧把帐篷搭建起来,都靠在一起,搭成一片。”罗丹的吆喝声中,众人迅速地忙碌起来。这四周全是一片平坦的地形,连一块大一些的可以遮风挡雨的岩石都没有,唯有寄希望于帐篷了。

  帐篷搭好后,众人接着用半米多长的木桩将它牢牢固定住,三十多顶帐篷,紧紧贴在一块,远远望去就如同一片黑色的海洋。大黄牛被驱赶到了最中央,紧紧地拴在了木桩上,再贴心地用一个巨大的帐篷把它们罩住,依旧不安地“哞哞”不停。

  没有火把,没有喧闹,母亲们在帐篷中抱紧了孩子,老人们安静地躺着,罗丹和几名队员则住在最外围的帐篷中。

  所有都屏息凝神,静静地等待着、享受着这暴风雨来临前短暂的平静。

  “轰隆隆——”一阵连绵不断的轰鸣声在耳畔炸响,如同擂鼓一般让人的心脏跟着它止不住地加快跳动。罗丹透过帐篷的缝隙,看着天空,那里乌云密布,一道道炽白银蛇在天幕之下不停的蜿蜒、闪动。

  狂野无比的北风咆哮、嘶吼,刮得帐篷呼呼作响,吹的罗丹快要睁不开眼来,地面上的那一簇簇渺小的灌木枝叶、土堆纷纷离地而起,在狂风中载沉载浮,飘向了远方。

  帐篷里的孩子们翘首以待的时候,狂风骤歇,空气中弥漫开刹那的宁静。

  “轰——”一个爆雷猛然炸响。

  “哗啦啦!”倏忽之间,雨落下来了。

  罗丹在帐篷内吃了点肉干,透过帐篷往外望,只觉着天地之间像挂着无比宽大的珠帘,迷蒙蒙的一片。

  然而没过多久,雨水转眼间从一丝丝迅速壮大为一股股,一团团,如同天河决堤噼里啪啦地撞击在帐篷上面。

  一顶顶帐篷似激流中的独木舟,被狂风暴雨蹂躏着,左右摇摆,深深扎进地下的木桩被拉的吱吱作响,似乎倾覆只在顷刻之间。

  帐篷之外自然的伟力沛然莫御,帐篷之内,罗丹神情平静,内心却莫名地开始狂跳不已,他有一种冲动,在这咆哮的天地之间狂奔、呐喊、挥剑,那将是何等的酣畅淋漓!

  这么想着,他的眼神越发炽热地注视着帐篷外的景象。

  “啊——”正在他下定决心的档口,一道尖锐的呼喊透过层层雨幕传了过来。

  这声音带着一丝熟悉感,辛西娅?

  “外面那么多大的雨,你去哪儿了,别走啊,来喝两口去去寒,这可是我特意从酒馆中偷出来的维基玛冠军。”

  没有理会弗莱彻,罗丹毫不迟疑地拉开帐篷,迈了出去。

  “哗啦啦”,冰冷的倾盆大雨瞬间将他淋了个通透,狂风吹拂,衣物紧紧贴在身上,显露出他一身菱角分明的肌肉线条。就在视野不远处,一只帐篷一角的木桩被吹开,掀飞到了半空中。

  此刻正有三道身影站在帐篷外,当先一人正拼了命地拉着按压着帐篷,白皙的俏脸上泪水和雨水混杂,她浅薄的衣裳被暴雨淋湿,紧紧贴在身上,显露出纤细窈窕的曲线,两条双马尾湿哒哒地垂着,另外一名中年女子上半身蜷曲着,面上的神情如同在怀抱着整个世界,将一个小婴儿牢牢地护在怀中。

  “嗬啊!“罗丹一声怒吼,逆着狂风暴雨冲到了她们身边,右手猛然一把拉住了被吹飞的帐篷,轻松地一使劲将它拽到了地上,紧接着,两条腿压了上去将这一角稳稳定住。小姑娘辛西娅瞬间愣住了。

  罗丹大喊道:“快,去拿一根木桩,让你母亲和弟弟先进帐篷里去避雨,不然孩子被淋生病了就麻烦了。“

  抱着孩子的妇女也听到了他的声音,递过来一个感激的眼神,干脆地进了帐篷。片刻,辛西娅取来了木桩。

  罗丹把木桩绑上去,用手往地面一阵按压,然后还嫌不够的使劲踩了几脚,以他现在的力量,轻轻松松地便将木桩整个踩进了地面,接着他又如法炮制将另外几枚木桩再次固定了一遍。

  “呼——“深吸一口气,任由冰凉的雨水击打在身上,他感到好似有一只只小手在全身上下不停地按摩。”舒坦。“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忽而觉得,在这狂野的大自然中,心中有一股力量在不停地生根、发芽,茁壮。

  “罗丹大人,快进来!“忽而一道清脆的呼喊将他从这莫名的状态中惊醒。他凑到了帐篷缝隙处,看着小姑娘那张被雨水淋湿后白的透明的脸,语气柔和地说道:”你们赶紧把湿衣服换了,将身体搓热,特别是那个小宝贝,给他全身上下都好好护理一道。“

  这个年代的医疗条件可远远不如地球,小小的伤风感冒发烧没有及时治疗也是会要人命。当然这只是对于普罗大众而言,贵族或者大势力则另当别论。

  见辛西娅倔强的绷起了小脸,他只是微微一笑劝慰道:“不用担心我,刀山火海我都去过,这点雨,还不够我洗澡了。快把帐篷合上。“说罢罗丹抽身离去,不再理会身后那泛着泪花的身影。

  内心深处有些不安的成分,也有些固执地因素,让他无法坦然地与两个女人共处一室;另一方面,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尽管并不承认是某种责任感使然。

  罗丹环顾了一圈黑压压的帐篷,表情写意地开启了他的“踩地鼠”大业,左脚右脚齐肩上,挨着一枚枚木桩豁出去地踩。

  “我踩,我踩,我踩踩踩。”嘴角哼着一个动感的旋律,身体自得其乐地随着节奏不停滴上下起伏,左右摆动。只见雨花四溅中,一道身影如同神经病般,上下跳动的扭动身体。帐篷中的孩子看见这一道黑影,不由地一声惊呼抱住了母亲,头发花白的老人们则用颤抖的双手抹了把脸,嘴角呢喃不断祈祷。

  罗丹花了不少时间,将所有帐篷固定并确认了一遍稳定性,最后去中央照料了一下大黄牛。

  “哈哈,好样的罗丹。”自我夸奖了一句,看着一盏盏帐篷里温暖的亮光,心头也泛起了一丝暖意。

  回帐篷去休息?no,no,no,既然我已经在水下、睡眠中都尝试过修行,还有什么比现在更加合适了?

  如此美妙的时刻,是时候开启一场盛大的修行!

  嘴角噙笑,罗丹缓缓地拔出了“埃尔文”,拖着缠着绷带的左手,右手稳稳握住剑柄,再次开启了狂热的修行模式。

  这个世界上,只有力量才是永恒的。而他想要获取力量,还有比坚持更好的方法吗?

  似乎听说说过,坚持努力也是一种天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