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回肾人堂的路上,任图影想起了冷若曦这个充满神秘气息的少女,顿时压在心底的种种疑惑被勾起,心中便向断神朱天灭问道:“断神兄,就这事你有何看法?总之我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由头。 ”

  他接着说道:“如果我是重生回到了五百年前,也就是现在,那么世上的一切轨迹也应该会变才对,而且事实证明也正是如此,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从我十三岁开始。如此一说,那么问题就来了,风卷狂云天这把不应该存在的剑为何会存在于世?”

  “莫非是因为六极天穹和世俗界的位面不同,故而只是世俗界的一切从头再来,而六极天穹的一切却丝毫未有改变?”

  待他言讫,少许后断神朱天灭沉吟不决的声音才在他脑海中传来:“此事我也苦思冥想了很久,但结果和你一样,想不明白。”

  “风卷狂云天乃是你为天玹打造的佩剑,他视若足臂,从不离开己身半步!而且你和他共同为风卷狂云天创造的云舞天涯功法他也不会轻易外传,但是你救下的这个女子却打破了这两点,不仅能使用这把剑,而且还会云舞天涯中剑法。这足矣说明她和天玹的关系很不一般,至少的,也是师徒关系。”

  任图影一个白眼:“这些我早就有所分析,你不是屁话么?”

  断神朱天灭郁闷的道:“那你还问我?”

  “咳咳,对了我再问你一件事。”他语气忽然变得沉重:“如果,前世那个暗算了我的天玹没有随着时光回到五百年前的话,那么,你说这应该建立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生?”

  断神朱天灭闻言愣了半晌,少许后才低沉的道:“如果是这样,那么就可能是在我出终极奥义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脱了神画大6这片时空。也只有这样,你刚才所言的情况才能生。”

  “这很好理解,因为,蕴含在我体内的能量只能控制这片大6的时光流转到五百年前,但若是脱了这片大6的范畴,便是我的终极奥义所不能控制的了。”

  闻言任图影心头一沉,目光阴历起来,缓缓的道:“那还真有可能……就是我说的这种情况了。”也才蓦然意识到天玹在那一刻强行夺走了自己的一只眼睛。而他对自己的画曈有着很深的狂热,可能就是因为得到了画曈在关键时刻他才能脱这片大6,保全一命。

  他还记得,前世天玹借着帮忙之名极力的打探考察画曈的来源,但后来却都无果而终。而关键就在这里!或许他是在打探其间得知了画曈的秘密、知道了画曈的用途,并且还是一种很强大的用途!于是便对自己秘而不宣,处心积虑的与自己交好,最后算计自己。

  一念及此,任图影将心中推测出来的想法告诉了断神朱天灭。

  少许后,断神朱天灭才说道:“如此说来这其中便大有关联了。虽然前世你从未掘出画曈的运用方法,但是我能感受到,画曈中蕴含了一种非常神奇的力量,因此天玹得到画曈并正确利用后便顺利的脱了这片时空。”

  “据我分析,天玹是脱神画大6保全了一命,后来他现神画大6的一切都变了,于是就意识到你还没死,而是重生了。而你没死对他而言就是最大的威胁,他定然要想方设法除之!”

  “所以,现在你很危险!”

  闻言任图影皱了皱眉:“不过话又退一步说,如果他意识到我还没死想再杀我一次的话,那么以他的能力要找到我何其简单,但为何却不亲自现身?而是让一个冷若曦拿着他的剑出现在世俗界?”

  迟疑了片刻,断神朱天灭才无奈说道:“这其中缘由便不是我们现在能猜测出的。”它道:“总之一切事皆有因果,而你现在最应该要做的就是提升实力。”

  “对!”任图影点了点头:“如果在没有足够实力的前提下,就算知道了一切也是枉然。”

  “……”

  回到肾人堂时,天已大黑。

  院子中,冷若曦正静静的坐在凳子上看着月亮,仿佛当一旁正在做饭的胡钦根本不存在一样,在见到任图影回来时冰冷的脸上才展开一抹笑容,起身走了过去:“图影弟弟,你回来了?”

  “嗯,若曦姐姐。”任图影微笑点头,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如果这个冷若曦真是天玹的什么人,那么该如何处之?

  任图影摇了摇头,摒弃了心中的想法,心想如果冷若曦真是天玹某个计划中的一颗棋子的话,那么通过她或许就能顺藤摸瓜的找到一些关键线索,届时面对天玹也不至于完全处于劣势。

  甚至,还可以将计就计!

  “若曦姐姐,我给你买回来了衣服还有包子。”

  冷若曦伸手接过任图影递来的包裹,温柔笑道:“图影弟弟,谢谢你。”

  少许,待冷若曦上楼后,胡钦走了过来,满脸新奇的问道:“影小子,今天的学院生活可有何感想?”

  任图影摇了摇头,果断一个白眼:“你又有啥想说的,直接说呗。”

  “嘿嘿。”胡钦咧嘴一笑,说道:“吃完今天的晚饭,你的修炼生活就要正式开始了。”言讫转过身去:“你目前已至臻无人境二阶,修炼度倒是够快,但在根基方面却需要多加训练才是。”话音还未完全落下,胡钦突然一个转身,手中的锅铲当剑向任图影刺了过去。

  任图影目光一凝,不退反进,伸手架住了胡钦一击,但紧接着就感到一股巨力传来,双脚一软,无力的趴了下去。

  胡钦收回锅铲,缓缓说道:“须知天下武学讲究的是一个快字,万变不离其宗!这一点你倒是有所成就,但在快之余,你却是少了力。”

  他注视着任图影:“就算你挡住了敌人的攻击,但是你本身力气不够的话照样会败。”

  闻言任图影心中一动,却是泛起了几分兴趣。要说武学理论,有五百年记忆的他完全可以拍着胸脯说不会弱于任何一个人,但此刻胡钦一言却让他意识到:不同的人,理论都是不同的。

  前世自己修炼身法讲究的是一个快和利!盖因修炼的是剑道,故走轻灵路线,而且纵横剑法从来都是一往无前的杀招,一剑而去,敌人必死!不曾有反挡之招,更不会留有余力。

  所以要说到力,却也算不得如何,若是在不用灵技的前提下挡下一个同等级修力武者的强力一击任图影自问是做不到的,纵然能勉强挡下,但也会让自己喝上一壶。

  一念及此,任图影重重的道:“还请不吝赐教。”

  “好!”胡钦满脸赞赏:“年轻人不骄不躁,虚心求教,自是武者良好品性。”

  任图影登时一脸黑线:“胡老头你真啰嗦。”

  “哈哈!好了,快去叫你的小女友下来吃饭吧,等会儿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所谓的地狱训练。”

  ……(未完待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