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南大师,他叫关越。今后才九岁,是我们学院特招的。”钟老师非常热情地向他介绍道。由于关越是特招的,所以钟老师认识他。

  “哦,关越。你愿意拜我为师吗?我叫南田。”那位老者站在关越前面突然非常直接的询问关越道。

  钟老师马上热情地对关越解说道:“这位南田大师是一位久负盛名的大能,在我们南源帝国声威振天,是修士心中的一代天娇。也是我们南源帝国的护国师。”钟老师的眼睛里尽是羡慕和嫉妒。天大的好事啊,怎么不是我呢?

  关越看看南田大师,发现南田大师身材瘦高,非常和谒,脸上有不少老年斑,但是依然精神,此时正满怀期待地看向自己。

  “南大师,我已经有师傅了。谢谢你了。”关越并没有多想,而是礼貌的谢绝了对方的好意。

  而钟老师则十分惊讶,护国师的弟子啊,关越这个孩子居然敢当面推辞,天大的机缘!

  跟随南田大师而来的其它老师就象看一个傻瓜一样看着关越:“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送到眼前的难得机会竟然将它推掉?这小孩是不是缺心眼啊?”

  “哦,令师不知道是那位高人?”那位南田老者好像还不死心,所以他接着问道。

  “我师尊名讳为上甫下田。师尊对我非常好。还望老人家见谅。”关越恭身一礼。钟老师更加奇怪了,关越根本不顾南田大师之尊严,居然一口回绝了,而南大师居然听到了甫田这个名字显然是一楞,他们可能是认识?

  “哦,原来是甫田那个老鬼。还是他有福了。”南田老者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转身走了。关越暗暗一楞,他认识师尊?看来也是一个厉害角色。但是也没有细想,随即也走了,他要吃饭去了,肚子非常饿。关越已经感觉到自从通过了一百倍重力试练后,自己的饭量大增,身体也开始快速长高,原来的衣裤都显得非常短了。

  南田老者突然生气地对钟老师说:“回头告诉你们金田院长,就说我不再见他了。现在我就在这里向你告辞了。”

  钟老师一下慌了:“南大师,万望息怒!刚才关越如有冒犯还请见谅。他毕竟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请南大师先回馆驿休息。容我去与关越那孩子商量商量,一定要他前来向南大师认错。南大师,请务必给我这个机会。”

  南田老人缓缓地说:“罢了,这也是机缘不足啊,怪不得别人。老夫确实要走了。待日后我也要有个传人,而且要比关越这孩子更强才行。不然,我都无颜再见甫田这个老东西了。”

  钟老师听后大惊,原来南田大师是要收关越作为自己的传人,也就是入室弟子啊!这是多么大的机遇啊。南田大师在南源帝国亿万修士心目中就像一轮太阳,光芒四放。就是钟老师也非常想成为他的弟子啊。钟大师在心里暗暗替自己感到惋惜,怎么南大师没有看上我呢?

  就是刚才钟老师还把轩辕霜天带到南田大师的面前,南田只是勉励了轩辕霜天几句,并没有意向要收他为徒。而他却对关越情有独钟,难道关越比轩辕霜天更有潜质?钟老师搞不清楚了。

  关越已经来到了食堂,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现在他一顿要吃五碗,外加许多菜,要不是麒麟学院免费供应伙食,关越连吃饭的钱都困难啊。

  这时,王人伟气势汹汹地带着一帮人马把正在吃饭的关越围了起来,他那张大饼脸上满是冷笑,他阴阴地说道:“关越,听说是你小子偷了我们的峰火王,得到了一千多个积分,靠着如此行径,你才能够长期进入重力试练室,还直接通过了一百倍重力试练。你说说看,这笔账怎么算?”王人伟的大饼脸上穷凶极恶,仿佛要把关越刚吃下的食物给挖出来。

  原来是雷大壮他们看不惯张海和杨尊两人自以为靠上了贵族子弟得意忘形的样子,讽刺他们,然后说出了关越找到了三个峰火王,换取了一千四百多分的事情,当王人伟、罗义知道后,马上勃然大怒,发誓要把积分夺过来。他们可是苦苦在峰火浆边上一直辛苦了二十几天啊。每人只得到了三十多分。那关越他们根本就没有靠近过峰火浆!他们凭什么得到峰火王!!

  站在王人伟边上的是一位被王人伟拉过来作见证的负责麒麟学院护卫的何老师。这位何老师不止与王人伟、罗义关系不错,也是轩辕霜天的远房亲戚。这时他说话了:“关越,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卑鄙无耻。现在有罗义、王人伟等十一人一起检举你偷走了他们在格森山脉里发现的峰火王。现在你必须要交待罪行,接受学院的处罚。”

  跟王人伟、罗义一起去格森山脉的众人都跟在了他的身后,满脸都是得意之色。他们贪婪地想到如果把峰火王的积分都算在自己头上,那么他们也同样能够进入学院所有的试练场所进行训练了。

  只有黑脸一个人没有跟来,他是铁了心不再与关越为敌,更何况这种明目张胆的睁眼说瞎话,让他感到不耻!

  关越冷眼看着王人伟、何老师和那九个人,还有许多在食堂里看热闹的人,他也听说过何老师的许多传闻,一个大色鬼,一个学院里的恶魔,利用护院之名坏事做尽。学生们只是敢怒不敢言。

  此时关越对于王人伟的到来暗暗高兴,心中盘算着如何对付他们,他就怕看热闹的人不多,于是他开口了:“尊敬的何老师,还有同样值得尊敬的王人伟同学。一个是有眼无珠,一个是睁眼说瞎话,太让我佩服了。能够像你们这样把一件荒谬绝伦的说法当成真的一样,你们可能算是第一。没有错,因为没有人能够超越你们了。对了,另一位值得尊敬的罗义同学怎么没来?”

  “他来不来关你屁事。”王人伟开口骂道:“赶快交待你自己的罪行。”那张大饼脸上满是装出来的愤怒,暗暗的却又带着一线得意:关越,今天你就算是死在我们的手里了!

  “关越,我正式告诉你,你必须公开向他们到歉,而且交出全部用峰火王得到的积分。并且在全体新生面前做出公开检查。否则我会提请学院考虑开除你的学籍。”何老师此时表现出一脸的正气,对关越他们毫不留情。

  这时,围观的人群中说什么的都有,而且王人伟的同伙也在拼命开口向众人控诉关越在格森山脉偷盗他们峰火王的事情经过。

  “原来关越这小子真的不可貌相。居然会偷别人的东西。”

  “我本来以为关越是个不错的修士苗子,可惜原来他是小偷。”

  羡慕和嫉妒让某些围观者的议论渐渐成了人身攻击:

  “要不是靠他偷的峰火王,他根本就不可能突破一百倍重力。”

  “这种人最可怕,要是他成了学院强者,那还有我们的活路啊。”

  “人渣,绝对的人渣,小小的关越,竟然猪狗不如。”

  这时,也在食堂吃饭的司马萧飒急急地挤了进来,他大声地喊道:“当时在格森山脉是罗义、王人伟他们要追杀关越,而且那个峰火浆还我们发现的。他们是凭着人多才抢走了我们的峰火浆。”

  对于司马萧飒的说词,众人更是议论纷纷,但是大多数人都相信王人伟他们十个人说的话,因为是他们首先提出的问题,如果是王人伟他们抢了关越他们的峰火浆,那他们为什么不向学院告状?

  听着众人的议论,王人伟的大饼脸上更加得意了。他看向身边的何老师说道:“何老师,现在事情都非常清楚了。你直接处理吧。一定要还我们一个公道。将这个关越开除出麒麟学院。让我们麒麟学院有一个清洁的天空,有一个纯净的环境。不能让他这颗耗子屎,弄臭了我们学院这锅汤。”

  对关越本来就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其它新生也跟着起哄道:

  “开除关越”

  “我们麒麟学院不能容留如此卑鄙小人的存在。”

  “他的四名室友都是不是好东西,一起开除!”

  何老师冷笑地对关越说:“听到没有?这就是大家的呼声。现在我命令你,马上向他们十人道歉,并且立即交出峰火王所换取的全部积分。等到下次学院活动时,再向全体新生做出深刻的检查。否则,马上开除学藉,扫地出门。”

  关越在一直忍耐着,他强压住满腔的怒火,他告诉自己,再忍耐一下,要等待集聚起更多的人来,再进行反击。

  这时,欧阳少华从人群中走了进来,她所过之处众人都自觉地让她通行,她站到了关越的身边,然后抬起她那明媚而肃穆的脸蛋,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何老师。王人伟,我是外人。我没有去格森山脉,也不在他们的事发现场。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是王人伟他们误会关越了。也许是事情经过不够明确,也许是事发突然,大家没有弄清楚原委,但是我相信,关越绝不会偷取王人伟他们的峰火王!”

  最后这句话,欧阳少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来的。全体在场的人都听行非常明白:欧阳少华不相信关越会偷盗!

  在这种情况下,欧阳少华会说出这种话来,说明她对关越已经是完全盲目的信任了!欧阳少华的这番话更激起了不少男生极大的醋意,他们都大声哄笑起来:

  “原来关越与欧阳美女有一腿!”

  “看不出关越如此吸引人,竟然就连欧阳大美女都要为他出来鸣不平。原来关越是个吃软饭的小人。”

  更有两人女生大声议论道:

  “哈哈,看不出来,小小关越还有特别的才能,不过,我感觉不到。”

  “那里,是欧阳美女品味特殊,我们可不敢比啊。”

  欧阳少华脸色微红,胸部也在急剧起伏,看得出来她也非常气愤,这两个女生就是说给她听的。但是她仍然坚定地站在关越的边上,没有移动半步。

  王大伟却劝说道:“欧阳少华,犯不着保他,他就是一个小人,而且多次与我们作对。现在居然偷盗我们的峰火王,才取得了进入重力试练场的积分。他欺世盗名,罪大恶极,应该受到学院的惩处。”王人伟的大饼脸上满是真诚,他对欧阳少华也是有所顾虑。

  欧阳少华用眼睛平静地看了王人伟一眼,就转过头去,再也不看他了。王人伟自讨没趣,心中暗暗生气。

  食堂里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了,不少高年级的老生也被吸引过来了,大家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何老师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时,关越突然跳上了餐桌,对着密密麻麻的人头大声说道:“各位师兄师姐,现在王人伟等九人控诉我在格森山脉偷盗他们的峰火王。现在还有何老师为他们作为后盾,要我交出用峰火王换到的全部积分,并且公开向王人伟他们到歉。现在我想请问他们九人包括尊敬的何老师几个问题。大家说,他们是不是应该回答我的问题,以便让在场的各位同学都能够发挥出你们的聪明才智,找出事情的真相,然后才决定如何处理?”

  “对!”

  “就是应该直接面对!”

  “同意,你赶紧问吧。”

  围观者一致同意关越的说法,因为关系到他们的聪明才智,他们当然要表现一下了。

  见大家都同意,关越使开始提问道:

  “王人伟,你说清楚,当时在格森山脉,你们有十一人,还包括不在这里的罗义和一个黑脸同学。我们只有四人,我又怎么能够偷到你们的峰火浆呢?”

  王人伟一阵轻松,他就怕关越会问出稀奇古怪的问题,至于这个问题他早就想好了答案:“因为我们发现了峰火浆以后,大家都在专心致意的提取峰火浆,你就趁机偷走了峰火王。”

  “是吗?大家听见没有,峰火浆是可以自由提取的。”关越大声提示道。“你们是每个都在提取峰火浆吗?“

  “当然,你以为峰火浆很好提取吗?”王人伟开始朝关越翻白眼了:“白痴,那些峰火浆可不是轻易就能提取的。